中国人与珠峰的不解之缘 从三代人的梦想说起
发布日期:2020-05-28 18:53   浏览次数:

中国人与珠峰的不解之缘,从三代人的梦想说起……

作者:卞立群

随着中国测量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珠峰“身高”将迎来历史性更新。

从8848.13米到8844.43米,再到如今的测量登山队登顶,数字记录的不只是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程,更是中国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与探索。数字背后,更是一代代中国人永不止歇的攀登精神,和与珠峰的不解之缘。

珠峰测量登山队6名修路队员固定铺设在北坳冰壁上的路绳。巴桑塔曲 摄 中国登山协会供图

他们把五星红旗第一次插上世界之巅

谈起中国人与珠峰的结缘,必须要追溯到1960年。成立不足5年、队员平均年龄仅有24岁的中国登山队,在当时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从中国境内的北坡登顶珠峰。

贡布是那支队伍里的一员,4年前还是放羊小伙的他,虽然每天都能在家门口遥望到珠峰的日出与日落,但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能亲手将五星红旗第一次插上世界之巅。

2008年,贡布担任奥运圣火传递拉萨站的首棒火炬手。

在那时看来,从北坡登顶珠峰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世纪50年代,英国和瑞士登山队曾先后在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成功登顶珠峰,但还未曾有人从北坡成功登顶。

包括著名登山家马洛里在内的英国登山人,多次折戟于此,以至于他们得出“结论”,想从北坡攀登这座“连飞鸟也无法飞过”的山峰,可能性近乎为零。

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队员突破北坳天险,在北坳的冰壁上存在流雪风险。中国登山协会供图

重重困难之下,中国登山队想的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贡布与王富洲、屈银华、刘连满组成的四人突击小队,硬是突破了十分艰险的北坳,经历了连续7天艰难突击之后,攀升到海拔8680米处。总高20多米、相当于7、8层楼高的“第二阶梯”,成为他们登顶的最后一道难关。

站在“第二阶梯”前,贡布与队友们犯了难。一方面,连续的高海拔行军,已经让他们消耗了大部分体力,另一方面,“第二台阶”中上部4米多的光滑岩壁近乎垂直,队员们几次尝试攀登均以摔回原地告终。

如今的第二阶梯已经被架上了梯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消防员出身的刘连满想出了人梯攀爬的办法,担当人梯的他扛起队友屈银华,后者不忍心穿着满是钉子的高山靴踩在队友肩上,于是毅然脱下靴子,又脱下打滑的鸭绒袜,脚上只剩下一双薄袜子。为此,屈银华日后也付出了十个脚趾被冻伤切除的代价。

艰难在岩壁上打下钢锥之后,突击小组的四人终于有办法可以突破“第二阶梯”。4米高的岩壁,耗费了他们三个多小时。

越过“第二阶梯”的突击小队来不及停歇,那时已经是5月24日晚上的7点钟,想到之前的天气预报说25日天气将变坏,除了担当人梯的刘连满体力透支无法前进外,其余三人选择摸黑前进。

在海拔8700米处的刺骨寒风中,已经连续行军10多个小时未补充食物的贡布觉得自己有些“灵魂出窍”。但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能上,已经没有退路,就是死也要死在顶峰。”

资料图:珠穆朗玛峰。何蓬磊 摄

珠峰高处的夜里,点点星光映着雪光,贡布打头,屈银华第二个,王富洲在最后,三个黑影在夜色中摸索前进。

5月25日凌晨4时20分,在艰难行进两三个小时之后,突击小队的三人终于到达顶峰,完成了从北坡登顶珠峰这一前无古人的伟大壮举。也正是他们的探索,为之后的攀登立下了坚实的基础。

48年后,北京奥运会的圣火在珠峰传递。当时已入古稀之年的贡布坐在电视前,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当初我们登顶珠峰以后,带的国旗就放在了点燃圣火的那个位置。”那份自豪与骄傲,仿佛又将贡布拉回到了那个难忘的登顶之夜。

奥运圣火首次在珠峰上点燃。

他在珠峰传递奥运圣火

与贡布一样,12年前的那个上午,数不尽的目光,都投向了珠峰之上的圣火传递。

彼时直播画面中,5位火炬手开始传递后都会有一段关于姓名和攀登珠峰经历的简短介绍,只有第四棒火炬手黄春贵的简介中写道“第一次登顶珠峰”。也正是在他的“最后助攻”下,次仁旺姆在珠峰顶峰举起火炬,完成了申奥时中国对世界的承诺。

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的黄春贵只有21岁,他的神奇经历,与当时热播剧《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角色颇有几分相像,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黄春贵在当年的火炬接力中

出身贫寒的黄春贵,高考后被中国农业大学录取,成为当时全村唯一的大学生。进入大学前,这位云南小伙与登山运动还未有过交集。大一上学期加入登山社团,为他之后的神奇经历写下了开头。

说来也十分有趣,黄春贵之所以想加入登山社团,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可以看雪。

从小在山区里跑步上学的黄春贵,在身体方面有着天然优势。不服输、能吃苦的劲头,更让他出类拔萃,最终被中国登山队选中。

资料图:黄春贵(右)。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参与圣火传递,是黄春贵第一次登顶珠峰,到达峰顶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会接到这项神圣而光荣的任务,直到听到了队长的呼喊,黄春贵才知道自己是最终参与传递的五名火炬手之一。

黄春贵在后来的采访中回忆道:“本来王队长在8300米的营地就已宣布过了,但是因为我的对讲机没有打开,就没听到这个信息,到顶的时候,突然听到喊我的名字,脑子里一片空白,很有意思,珠峰就这么悄悄地给了我一个惊喜。”

资料图:夏伯渝获2019劳伦斯最佳体育时刻奖。

他失去了双脚,多了一座大山在攀登珠峰的人中,黄春贵是神奇和幸运的。但这份幸运,并不会每个人都有。

“40多年了,不容易,我终于上来了!”这句话,出自两年前的5月14日。踩着假肢登顶珠峰的夏伯渝,正泣不成声。

从26岁走到69岁,花费了43年光阴。只有他心里最清楚,这一路,究竟历经了怎样的波折。

夏伯渝登顶珠峰。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夏伯渝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他也一直在这条路上追寻着。直到1974年,中国登山队在青海挑选第二次攀登珠峰的队员。

在体校的夏伯渝知道了这次选拔后,抱着“免费全面体检”的想法报了名。在低压氧舱训练中,他成为当年唯一一名首次训练便适应8000米以上高度环境的队员。一年后,夏伯渝随登山队出征。“哪都能受伤,就是脚不能受伤。”夏伯渝心想着登完山就回去继续踢球。

攀登的过程十分艰难,在海拔8600米处,夏伯渝与队友待了两天三夜,耗尽了所有的氧气、燃料和装备后无奈下撤,一位队友因为体力不支不慎丢失了睡袋。

北坳冰壁。中国登山协会供图。

有着“火神爷”称号的夏伯渝不怕冷,于是慷慨地把睡袋让给了队友。但正是这个夜晚,改变了他的人生。

第二天醒来,夏伯渝发现双腿失去知觉,回到大本营之后,他的脚逐渐变成紫色,又变成了黑色。

夏伯渝被迫截肢。

躺在病床上的他,听到了中国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的新闻,队友们书写了历史,自己却只能无力地躺着,夏伯渝有些万念俱灰。

医生的一句话,让他“复活了”。“这辈子球是不能踢了,但如果好好康复,应该还可以登山。”就这样,夏伯渝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双腿重返珠峰,丈量世界之巅。

资料图:夏伯渝在登顶珠峰的路上。

梦想之路,似乎总是很难走。为保持运动状态,夏伯渝每天进行负重深蹲、仰卧起坐、引体向上等训练,但如此的运动量,造成假肢经常把腿磨破,长期的不愈合造成癌变,随后转移到淋巴。

在命运的又一个玩笑下,夏伯渝一边配合治疗,一边坚持训练,竟然神奇的控制住了病情。2008年,他作为奥运圣火传递助威者重回珠峰大本营,甚至尝试攀登了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2012年,他踩着假肢征服了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似乎一些都变得顺利起来时,意外又发生了。2014年,65岁的夏伯渝时隔39年重回登顶珠峰之路时遭遇雪崩。2015年再次尝试攀登时遭遇尼泊尔百年不遇的大地震。2016年,仅差94米就可以登顶时,又遭遇暴风雪紧急下撤。

第四次挑战登顶失败后,夏伯渝得上了血栓。面对医生的登山劝阻,他依旧没有放弃梦想。2018年5月14日,踩着假肢的夏伯渝终于登上珠峰之巅。半年后劳伦斯领奖台上,夏伯渝深情感慨道:“我非常感谢珠峰,去年我69岁第五次攀登它的时候,它终于接纳了我。”

资料图:夏伯渝获2019劳伦斯最佳体育时刻奖。

随着珠峰测量队的登顶,中国人又一次站在世界之巅。这支测量活动中,不乏许多熟悉的身影。

曾经在珠峰传递圣火的王勇峰是这次测量活动的负责人,登山队队长次落、攀登教练李福庆是当年奥运火炬珠峰传递队伍的教练,攀登队队长袁复栋,也由当年的一名小队员,成了如今队伍里的骨干。

他们续写了中国人与珠峰的不解之缘,他们走过的路,也留下了几代中国人攀登的足迹。而在足迹之上,是中国人永不停歇的前进步伐。

?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完整版,亚洲中文字幕无线乱码,国产在视频线精品视频,香蕉app宅男神器,兔费看的夫妻生活片,日本动漫污污无删减版,午夜影晥免费普通用户,荔枝视频涉黄 免费,国产亚洲精品视频中文字幕,国产久久亚洲精品视频18 Powered By:http://884809.cn 邮编:530022 转载请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的创作共用协议,谢谢合作!